曾被医生警告再打球就一辈子坐轮椅,老Walton当时是用什幺

时间:2020-07-16

1981年,医生向伤病缠身的前MVP Bill Walton下了最后通牒:如果你不想余生和轮椅为伴,就别再踏上球场半步。

Walton把医嘱扔进垃圾桶,这个着名愤青已经决意为自己的固执和对篮球的热爱付出代价——每次背伤+腿伤发作,他都恨不得像海明威一样一枪崩了自己,此后他因为对队医不满离开拓荒者加盟快艇,但1983-1984赛季快艇30胜,一年后从圣地牙哥搬迁到洛杉矶依然一副半死不活的衰样。

曾被医生警告再打球就一辈子坐轮椅,老Walton当时是用什幺

Walton可以忍受伤病,但不想烂在快艇,于是给自己张罗下家,首选自然是洛杉矶(Walton毕业于UCLA)。但湖人总经理Jerry West看了X光片果断地说了NO。留洛杉矶未果,Walton又拨通了绿军Arnold Auerbach的电话。巧的是当时Larry Bird正在主教办公室聊天,得知电话的另一端是自己高中时期的偶像Walton,Bird激动不已:「如果比尔还能走上球场,他就是我最想要的搭档。」

为了加盟波士顿,Walton放弃了相当大一部分的薪水(被前老闆Donald Sterling摆了一道)。然而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塞尔提克,Walton必须通过体检,而他清楚自己脆弱的身体骗不过冷冰冰的机器。体检结束,心情忐忑的Walton躺在检查台上,听着会诊的医生七嘴八舌:「我们该怎幺跟Auerbach说?这家伙不能通过,看看他的脚,看看他的膝盖,看看他的手腕,看看他的脊椎……想通过,门都没有。」

曾被医生警告再打球就一辈子坐轮椅,老Walton当时是用什幺

就在这时Auerbach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:「你们想对我的球员干什幺?」医生们表明了与湖人Jerry West相同的态度,认为不能让一个残废进入绿衫军的名单。心意已决的红衣主教让他们闭嘴,表示在这儿由他做主。随后Auerbach冲出医生的包围圈,来到Walton跟前:「你还能打吗?」

Walton抬头看着这位传奇教头:「我想我可以。」

Auerbach向后退了一步,双臂交叉,狠狠抽了一口雪茄,露出了招牌式的狡黠微笑,对着面面相觑的医生说:「他没问题,他通过了,我们走吧。」

于是1985年9月6日,塞尔提克正式启动交易,以1981年总冠军赛MVP Cedric Maxwell和1986年的首轮选秀权为筹码,从快艇换来了Bill Walton。

在这块流行高领毛衣和廉价休闲鞋的土地上,来自西海岸的激进分子神奇地找到了回家的感觉,Walton亲手毁掉了自己的人设,他刮掉鬍子,剪掉那头招牌的棕色长发,因长期素食而乾瘪的肌肉重新变得饱满起来。

曾被医生警告再打球就一辈子坐轮椅,老Walton当时是用什幺

中学时代的Bird曾是Walton的小迷弟,在波士顿,情况完全翻转过来。Bird发现Walton是一个和自己一样深爱并尊重篮球比赛的队友,Walton则被Bird的能力征服,称讚他是篮球场上的莫扎特和米开朗基罗,认为做Larry Bird的跟班就是最酷的事。两人很快产生了化学反应,成为忘年之交,Walton曾专程去印第安纳拜访Bird,并带回一瓶其家乡弗伦奇利克的泥土作为留念。

「Larry不仅让我的职业生涯重回正轨,也让我重新找回了生活。」多年之后Walton在参加节目时这样谈到Bird:「和Bird打球就像和Jerry Garcia(感恩至死乐队主唱)一起歌唱,和爱因斯坦讨论科学。」

曾被医生警告再打球就一辈子坐轮椅,老Walton当时是用什幺

当Walton第一次以主队球员的身份踏上花园球馆的地板,波士顿球迷长时间起立鼓掌,迎接这位饱受伤病摧残的大个子。多年的伤病侵袭让Walton的身体条件大不如前,很难再打出20+10的比赛,但在有限的出场时间里他仍然保持着篮板怪兽和防守悍将的本色。Kevin McHale如此评价Walton:「当你看到一个移动僵硬的老家伙像高中生一样打球,既滑稽又鼓舞人心,他让我们知道每场比赛都是全新的挑战。」

Walton心甘情愿在替补席上做蓝领,然而Bird为了保持绿军的稳定,还是会提醒他安守本分。

一场比赛,Parish因为脚踝扭伤缺阵,Walton提前三个半小时来到花园球场。然而当Walton在球场上做拉伸练习时,Bird站到了他的面前。

「现在听好了,」Bird说,「你只是替Parrish打打先发位置,别以为他的开火权也给了你,一分钟也别想,那些都是我的。你只要到弱侧站好位置,抢好篮板球就可以了。」

Walton毫无怨言的接受了。

曾被医生警告再打球就一辈子坐轮椅,老Walton当时是用什幺

事实上,当时拥有前场三叉戟的塞尔提克不需要Walton扣动扳机,但需要他从替补席里站出来为队友输送弹药。好在Walton和Bird笃信相同的篮球哲学,即使获得空档投篮的机会,只要发现队友处在更好的位置,也会毫不犹豫地送出助攻,他们几乎凭藉对传球最朴素的热情帮助绿军打造了无私的赢球风格。Walton与Bird联袂出场时,堪称当时最具创造性的前场二人组,在某些比赛中,两人联手上演了美妙的篮球诗篇。

通常情况下,在训练中Walton会带领替补对抗先发阵容,他总是夸下海口,狂飙垃圾话,扬言要把主力揍得满地找牙。面对挑衅,McHale一笑置之,一边调侃Walton的口吃,一边不慌不忙地反击:「今天我们就让他们领教一下,死字怎幺写。」塞尔提克的队内分组对抗充满乐趣,每次Walton打出好球,McHale振臂高呼:「闪回1977!」Walton边跑边回答:「必-必-必-必须的!」整个训练场瞬间被大笑声淹没。

曾被医生警告再打球就一辈子坐轮椅,老Walton当时是用什幺

角色的转变加上时间的缩减,Bill Walton打出了生涯最健康的赛季,除了鼻樑骨折之外,他几乎躲过了所有伤病的偷袭,出勤80场,场均19.3分钟,贡献7.6分、6.8个篮板、2.1次助攻、1.3次火锅,56.2%的命中率创下生涯新高,最佳第六人的奖盃被他收入囊中。

Walton打得顺风顺水,塞尔提克也所向披靡,67胜创下队史纪录,主场40胜1负,只有拓荒者在花园球馆拿到一场胜利。对拥有7名全明星的塞尔提克来说,大部分比赛都轻而易举,以至于他们有时沾沾自喜,输给了一些烂队,数据为证,该赛季绿军的15场失利中有8场输给了胜率不到五成的球队,否则他们很有可能打破湖人在1971-1972赛季创下的单季69胜的纪录。

季后赛同样没什幺悬念,前三轮对手公牛、老鹰和公鹿总共只赢了1场,篮球之神乔丹狂砍63分也无力回天,老鹰在第五场以99比132惨败,公鹿场均输给绿军15分,分差最小的比赛也有11分。就这样,Bill Walton时隔九年之后,再次杀进了总冠军赛。

曾被医生警告再打球就一辈子坐轮椅,老Walton当时是用什幺

第四场成就了Bill Walton塞尔提克生涯最经典的一战,比赛最后时刻,绿军和火箭战成101平,Walton奋力抢下进攻篮板,将球传给Bird,后者冷静命中三分。紧接着一次进攻,Walton又补篮得手,为塞尔提克锁定胜局。全场比赛,Walton5次运动战出手全部命中。

第六场,Walton和Bird联袂奉献了夺冠夜最让人难忘的一个镜头:Walton背框拿球,见Bird从右侧切入,马上传球,但是Bird并没有接稳。眼看球要出底线,Bird眼疾手快把球救回,借助Walton的掩护,绕回底线,在火箭替补席的前面命中三分。

曾被医生警告再打球就一辈子坐轮椅,老Walton当时是用什幺

Walton兴高采烈,Bird却有点沮丧,因为冠军虽然到手,但这个梦幻一般的赛季结束了。赛后的更衣室,Ainge兴奋地搂住Walton和McHale,一脸炫耀:「我只是搭了这两个大怪物的顺风车。」

赛后,塞尔提克的球员到K.C. Jones开的餐馆集合,庆祝夺冠,疲惫不堪的Bird厌倦了这种狂欢,他选择早早回家睡觉。家里的电话铃响个不停,Bird充耳不闻,奋斗了整整一个赛季,他只想好好睡一觉,即使妻子告诉他,打电话的人是Bill Walton。

午夜时分,Bird家的门铃响了,打开门,站在门外的是一脸歉意的Walton。「我知道你很累,」Walton说,「我知道你在睡觉,我只是想在你家待着,一边听感恩至死的歌,一边等你起床。」Bird无奈的耸耸肩,拍拍Walton的肩膀,让好朋友进来,随后逕自走向卧室。

Walton独自坐在Bird家的厨房,陶醉在美妙的回忆中。「我坐在那里喜滋滋地回想,与Larry Bird成为队友是多幺美妙的事。」Walton说,「我已经年老体衰,刚刚发生的一切让我感激不尽。LarryBird、Kevin McHale和Robert Parrish还年轻,他们还可以期待这一切再次上演。」

第二天一早,Bird起来洗了个澡,隐约想起Walton来过,他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做梦,于是伸头看向厨房,Walton依然坐在那里,保持着半夜的姿势。Bird问:「你到底睡没睡啊?」Walton回答:「Larry,我们刚刚成为总冠军,我怎幺睡得着?」

曾被医生警告再打球就一辈子坐轮椅,老Walton当时是用什幺

这次梦幻之旅用光了Walton所有的运气,1986-1987赛季开始之前他弄伤了手指,不能和队友训练,他只能沮丧地在一旁蹬动感单车,不幸又伤了脚,例行赛他只打了10场,季后赛虽然复出,但神奇不再,随后Walton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。

关于MVP到第六人的转变,Walton的秘诀是向前看,这样的人生智慧来自于他的老师和朋友,John Wooden教导他不要纠结过去,Bird说生活就像跳投,一旦出手就成为过去,对于已出手的投篮你无能为力。

曾被医生警告再打球就一辈子坐轮椅,老Walton当时是用什幺

多年以后,Walton回忆起这段光辉岁月:「效力波士顿的经历教会我很多东西,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快乐、幸福、希望和乐观。当我还是一个小孩子,我就希望成为一名塞尔提克。Bill Russell是我心目中的英雄、榜样和偶像,儘管我反对吸菸,但每次主教点燃胜利雪茄,满脸雀斑,还有点口吃的小Walton都会上蹿下跳,高呼‘塞尔提克万岁’。世界上没有比小孩梦想成真更美好的事情了,当我穿着塞尔提克的球衣,坐在板凳席上,还有比这更爽的经历吗?」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