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CES四项大奖新秀抢先看─有个性的Olly智慧机器人

时间:2020-08-09

2017CES四项大奖新秀抢先看─有个性的Olly智慧机器人

近来,以语音作为沟通介面的智慧机器人越来越多,从网路巨头亚马逊的Echo到英国新创公司的Olly都有着类似诉求,经过一代又一代进化,它们不仅会在你下班回家时,立刻贴心问候你,还能根据你的性格以及近期喜好动态,进一步决定跟你互动的方式。

未来的家庭生活是什幺模样?亚马逊、Google陆续将想像实践后,智慧居家的蓝图也越来越清晰。不畏大厂在前,现在,英国新创公司Emotech也决定用语音智慧机器人Olly迎战。

Emotech总部虽然位在伦敦,但是两位创办人其实都来自中国。共同创办人暨执行长庄宏斌曾任人人网产品总监,拥有九年社交网路服务领域经验。三年前,他毅然决然离开中国,远赴伦敦大学学院(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)攻读人机交互及人类工程学研究所,并且在就读期间与前奥美互动事业总监Chelsea Chen共同创办了Emotech。

去年底,Emotech被科技媒体TechCrunch评选为欧洲前14强新创团队;今年11月,旗下产品智慧居家机器人「Olly」更获得2017 CES消费性电子展四项奖项肯定,包括智慧家电(Smart Home)、无人飞机和无人系统(Drone and Unmanned System)、家电(Home Appliances)、家庭视听和影音组件和配件(Home Audio and Video Components and Accessories)。

Olly是什幺?它能为我们做到哪些事?「亚马逊Echo能做的事情,基本上都能做到。」庄宏斌接受《数位时代》越洋採访时自豪地说。他解释,使用者可以透过语音操控Olly,而它会在这个过程中学习主人的习惯和喜好。「例如当你下班回家,它会欢迎你,还会根据你当时的情况,推荐你做不同的事情。另外,经过AI系统分析,经过一段时间之后,它会发现你对哪些资讯更感兴趣、哪些资讯对你更重要。比方女友刚发了一条讯息给你,它就会提醒你。」

 

AI让每台Olly都有不同性格

而Olly和Echo最大的不同处,就在于背后的人工智慧系统。经由学习,Olly懂得主动和使用者互动,并且会逐渐发展出自己的性格。因此,儘管刚出厂时是一模一样的产品,到最后,每一台机器人都会展现出不同的个性。

庄宏斌说明,要让Olly做到这一点,必须经过两大步骤。首先是透过文本分析、语音和表情分析,让它识别主人的性格,例如是属于内向型还是外向型、比较保守还是喜欢尝鲜。接下来则是建立机器人本身的性格模型,这里则须使用类脑人工智慧引擎,并运用神经科学和心理学等交叉学科的架构。庄宏斌解释,以神经科学来说,当一个人想要说话时,头也许会侧偏一点,或是突然听到旁边有声音出现时,头可能会转过去,看看到底发生什幺事。这些细微动作发生的时间都非常短暂,而人脑必须很迅速地决定,在这幺多的选项中,下一秒该优先执行什幺动作,这些都得用过往的经验和行为模式来判断。当这套複杂的操作模式和计算机科学结合,再加上机器学习,就能应用在Olly上。「所以它会逐渐演变出一套适合和对方互动的性格,这个其实跟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有点类似。比方说,每个人跟不同的朋友、家人,彼此之间交流的方式是不一样的。从另一个维度看,每个家庭里的小孩,在不同环境成长之后,演变出来的性格也不一样。」

经过不断调整,Olly机器人目前已经进化到第三代。过程中,团队持续蒐集大量数据,以提高演算法的準确度。庄宏斌指出,机器学习最关键的就是数据,而这又跟实际使用场景息息相关。因此Emotech特地租用了一间住家做为新办公室,以了解用户的使用方式。另外,产品初期使用的是Google语音识别等第三方函式库(Library),现在则是使用自家开发的演算法,不再受第三方服务限制。

产品设计方面,最新版本的Olly则从原本的可爱大眼造型变成更具有未来感、可以上下展开的环状外观。曾参与苹果第一代笔记型电脑和iPad设计专案的理工机械设计博士李思宏来自台湾,目前在Emotech负责硬体设计。他表示,原本是将液晶显示器放在Olly上,并透过动画展现机器人的情绪,但在今年7月底,团队着手修改设计,将液晶显示器取消,改用LED阵列,让Olly以不同颜色的光来传达心情。「搭配不同动作、速度,再呼应LED显示和声音表达,让用户跟Olly互动的时候,会觉得它更拟人化。」他强调,「虽然它不是人形机器人,但是你从皮克斯(Pixar)的电影里可以发现,很多非人形机器人也可以做情绪表达和人格特质转换。」李思宏表示,Olly预计将在明年圣诞节前量产,数量估计落在1到2万台。至于售价,经过中美英三国、共40多场的深度用户研调,预计会订在智慧手机售价的1.5到2倍。外界虽常拿Olly和另一款智慧机器人相比,但庄宏斌认为,Jibo团队是学术领域出身,低估了商业化程度。此外,Jibo虽然也是针对家庭,但使用者包含小孩、老人、上班族,範围太广,相较之下,Olly只锁定20到30岁上班族,客群目标更明确。

「AI在学术领域已经很久了,但是商业化才刚刚开始。我们很欣喜地看到,市场对于这个崭新的工具和技术,接受程度还是比较高的。」庄宏斌说,就像今年他们申请CES时,不只在智慧家电和无人机这两个类别受到肯定,连家电和家庭影音这类贴近大众的领域也入选。他认为,这足以证明人工智慧能为广大消费者带来实用价值,让人们的生活更舒适。「可能明年,CES就会增加AI这个领域了!」

 

*更多精彩内容请见《数位时代》12月号

*尊重智慧财产权,如需转载请注明资料来源:《数位时代》第271期

2017CES四项大奖新秀抢先看─有个性的Olly智慧机器人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