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516 You see only what you

时间:2020-08-09

结集:给亲爱的吼记哥哥姐姐的一封信

亲爱的吼记哥哥姐姐:

上回提到小小的你作为病人的treating physician,尤如妓女争子中的妈妈一样,眼里只有儿子,就看不到王摆设的局,但问题来了,医管局总部的管理专家,精通crisis management的众位行政高手,坐享高薪从来不用医人,问责局的副局长甚至不是医生,在四月五日收到大国手(们)的通报,四月十日收到(由记者们传达)苦主女儿的通报之后,为何仍会看不见呢?

小时候我记得老师教过世上有种动物叫做鸵鸟,遇到危险的时候会把头埋在地下,以为牠看不见危险,危险就不会临到牠的身上。那时候家里很穷,没有钱见到只在非洲和沙漠才出现的鸵鸟。 我主动寻找,终于在电视上见到不止一只巨型的,鬆毛鬆翼的,笑笑口的鸵鸟走来走去。牠们漠视摄影师的追蹤镜头,观众们金精火眼的注视,大模师样地展示羽毛和疑似被彼拉多洗过的白色尾巴。

亲爱的吼记姐姐,做医生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是问问题。上帝创造宇宙万物,必有深意。假如你照单全收老师的解释,鸵鸟们是因为无能、怠惰、颟顸、愚不可及才把头埋在地下,未免又儍又天真。

今日,国家地理杂誌的众位专家终于为鸵鸟们平反。原来鸵鸟们虽有一对翼(因为长期不用的缘故?)却不会飞。牠们「食糊」全靠一对脚。在危难之际,半小时之内,就可以由九龙东逃逸到香港西,而牠们的翼就成为牠见看风驶的舵,在关键时把身体转向,朝着对牠们有利的方向而去。牠们把头埋在沙里也是一个错觉。因为鸵鸟们需要吃地上的泥沙来帮助自己消化。 另外,他们要把自己生的蛋埋在沙里,好使沙漠的阳光帮他们去把小鸵鸟孵出来,要定时把蛋蛋翻转,令它受热均匀,但牠们的脑十分细,人们在远处观看在翻蛋的鸵鸟,就又儍又天真地巳为牠们埋头在地里。

事实上,鸵鸟,实在是比AlphaGo更聪明的动物。牠们懂得利用沙漠的恶劣环境,晓得利用沙漠强烈太阳由地面折射造成的一层保护罩,缩起身子扮石头,埋头在这层「专业」「专家」「独立」保护罩之下,用牠大大的眼睛如潜望镜潜望一众想捉牠们的敌人,方便自己走到更有利的位置。

上星期我们的候任特首林郑女士仍然抱怨找不到人入厨房。据我说,有几难呢?林郑女士应到野生动物园看一看,组班就不会有困难,因为据国家地理杂誌的动物专家们的研究显示,鸵鸟絶种机会是LC。问题是在雾霾笼罩的大气候下,林郑女士看不看得见而已。

下回预告:为什幺病人权益代表都看不见呢?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