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掉泪痣,就真的可以不会流泪吗?

时间:2020-07-22

关于磁场这件事,除了玄,我其实也没有什幺好多说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 好朋友的磁场就是很相近,一个失恋,接下来就会轮流几个都失恋,前几天还在安慰别人,今天就轮到自己,世界玄,就跟大姨妈一样,莫名其妙的默契,朋友的妈妈雪姨常说,妳们能有一个争气一点嫁人,然后其他跟着嫁吗?

        喔,不能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嫁人这件事,跟大便不一样,不是一个人用力就可以的。

        最近常发生的状况,就是一个人打电话给另一个人哭诉,然后一分钟后,两个人一起大哭,然后再各自解散,打给下一个哭诉,这样的情景每、一、天,都在我的生活里上演。

        我就是担当其中某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,失恋一个多月的好友阿丽,那天告诉我,她不想要再这样哭下去了,她哭的好累,她决定要去点痣。

        女人复原情伤的方法千百万种,我第一次听到点痣,不是痔疮是痣,阿丽说她的眼睛下方有泪痣,算命的说,女生有泪痣的话,今生注定多泪,为情所困、为爱所累。

        吓的我赶快照镜子,看到我眼睛下方好多痣,难怪我连看广告都会想哭,阿丽马上骄傲的跟我说,不好意思喔~妳那个叫斑,不是痣。请问有泪痣是在骄傲什幺?干嘛看不起斑?人家舒淇也有斑,也很美好吗?

        阿丽说,但妳这辈子都不可能是舒淇啊,FINE,失恋的人为什幺不留点口德?

        于是,我昨天陪阿丽去打除痣,她拿了一本面相学的书,跟医生讨论,脖子、手、脸上所有的痣,只要是不好的,她全都要除掉。

        我看着阿丽好像在考检定那样的认真,查考题、作答案,总共花了四千八,要除十三颗痣,护士小姐帮她上了麻药,我坐在她旁边,陪着她等待麻药起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 我问阿丽,如果点完了,妳还是哭,怎幺办?

        阿丽看着我,没有说话,然后我就哭了,(我最近哭点真的非常低,我连出去吃饭,看到老人自己一个人吃饭,我都会鼻酸。)

        是要多无奈,才会相信这样的方式?

        是要多无助,才会想要用这样的方式?

        我想阿丽真的是对自己走投无路,才会以为点掉泪痣,就可以不要再流泪,但会哭,其实都是我们自己经不起碰撞,会哭,其实都是我们自己做的选择,只不过是因为承担不了,和放不下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 阿丽点完痣后,我们去吃东西时,阿丽拿了她的信用卡帐单给我看,我吓的差点被海带噎死,对,只是一条海带,我有可能就英年早逝了,卡在喉咙,灌了一大杯古早味红茶,才整条吞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 阿丽没有买名牌,也没有去参加週年庆,但她这个月帐单却高达四万块,明细上密密麻麻都是线上算命的金额,贵的三千多,便宜的一百多,什幺桃花三年运、情人合盘、2016年紫微抢先看,等等等~一页放不完,整整二页。

        兔呸鸡!

我就在麵摊唸了她整整半小时,我不是不相信算命,我相信命,但我不相信运,我相信命中注定我会遇上谁,我相信我这辈子会有哪些安排,我相信命里的那些点,但我更相信,我们的选择才是点跟点之间的线。

        我问阿丽,那四万多块算的準吗?她红着眼眶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 好了,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唸哭阿丽,我实在是不敢相信,真的有人会相信线上算命,要也是直接去给人家算,算不準还能翻桌,好了吧~现在看是要去拆谁的台?而且四万块,一个月薪水就这样没了,OK,我了解对失恋的人来说,工作再辛苦也没有心痛来的辛苦。

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吃完饭,我送她回家的时候,她淡淡的跟我说,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怎幺办,才会想说算个命,紫微说我们两个很配,但占星说我们很难走下去,现在看起来,好像占星比较準,我们真的分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句话又戳到我的泪腺,我边开车边哭,她也是边说边哭,然后停在路边一起哭,用掉半盒卫生纸,我绝对懂阿丽的心情,但我更心疼她的作法,而且我更明白她是如何的寻求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 我也得要承认,我星座也没有少看,为什幺这个星座的男生,都这样忽冷忽热的?他这样表示什幺?我也去问了同星座的表弟,他很直接的跟我说,就是没有那幺喜欢妳啊!我只好再问他,你们这个星座,讲话都这幺白目吗?他说没有啊~诚实嘛!

        只好送他一个白眼的贴图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都知道十二个星座,怎幺可能刚好代表一个人,但感情路上失去方向的人不知道,我们都知道占星卜卦Maybe是统计学,算一千次会有一千个答案,但失恋的人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 失恋的人,常常连自己名字都不知道,像我。

        得要找上一阵子,自己才会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 必经的过程,必走过的路,虽然走过好几遍,但每次走感觉都不一样,总是有深有浅,总是捨有得(真的很讨厌这句话,但它却是最真的),总是得要强迫自己面对现实,咀嚼现实,接受现实,最痛苦的是消化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 阿丽说她再也不会相信线上算命了,但我更相信,下一次她可能会直接改名字,因为人在无可依靠时,只要抓到一块浮木就以为得救了,就像她脸上、脖子和手上的那些人工皮一样,每一块都是浮木,但救不救得了阿丽,我不知道,我只能祈祷它有用,这大概除了陪伴阿丽外,我唯一能做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 回家后,我看着手上的痣,然后打开电脑,google痣的位置,一个一个比对,我发现我一点都不想要去点痣,我只好拿了奇异笔,看到代表好的痣,一颗一颗的点上去,结果今天意外的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 我想,我跟阿丽,其实都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相信命运之余,我更相信,伤总有一天会好的,迷惘总会在某个时刻找到方向,因为时间就算你不动,它也是一直会往前走的。

本文出自SHARON.WORD.WORLD


相关推荐